标志饰物与仪式化行为心理探析

时间:2016-12-14 14:17 点击:
标志饰物与仪式化行为心理探析 东莞博远心理咨询中心主任 刘建设 一、标志饰物具有象征性的意义 标志饰物,是一件物品事一种象征,是一种精神也是一种状态的标示。它可以是被大
标志饰物与仪式化行为心理探析
东莞博远心理咨询中心主任  刘建设
一、标志饰物具有象征性的意义
标志饰物,是一件物品事一种象征,是一种精神也是一种状态的标示。它可以是被大众所公认的也可以是一种包含着被持有者内心理念所认同了的象征性的饰物。比如,在国外你瞥一眼与你交谈的素昧平生的男士的手指你就可以知道他是否结婚,因为已婚的人常常带着表示已经结婚的戒指。在这里,戒指就是被公众意识所认可了的标示。生活中,看到一个人呆着黑纱,中国的传统就意味着这个人的某个亲人离世。历史上,小刀会起义每人头缠红布以作标示;
同性恋的标志最有特色,比如,同志八色旗诞生于1978年的旧金山,由艺术家Gilbert Baker设计。八种颜色,各有含义,代表同志生活的重要层面。粉,性;红,生活;橙,医治;黄,阳光;绿,自然;蓝,艺术;靛,和谐;紫,灵魂。粉三角标志则是一个国际公认的同志骄傲、团结、反抗压迫的标志。除此之外还有锄头、双斧等有10种之多;
红十字标示、奥运会五环等等,可以说标志物在我们的生活中比比皆是。
二、标志饰物是价值理念的体现与表达
那么标志饰物与我们内心的价值理念与精神状态有着什么样的关联?
首先,持有和佩戴标志饰物是对一种价值观的认同的表现,标示自己的内心和所佩戴的标示事物的精神是一致的。一个不认同同性恋的人,一个不是同性恋的人你不可能看到他持有和佩戴代表同志角色的标志饰物。
其次,持有和佩戴标志饰物是一种精神象征和意志表达,是将内在的东西通过一种东西表达的过程是寻求相同价值观的人的方式。持有和佩戴标志饰物不单是将自己的愿望向社会展示同时是一种宣告自己区别于其它人群,佩戴和持有标志饰物也是将自己的内在和外在持续的统一和融合的表达过程。
最后,标志饰物承载着人的核心价值观与精神意识,他们是无法分离的一体。没有主观意识对标志饰物的认同,标志饰物只能是普通的一种颜色、金属或者图案。而人的价值观与精神意识离开了标志饰物也无从表达内心的思想、情绪、意志和感觉。
人的不同的发展阶段是以不同的标志饰物作为自己意志的象征性的表达的。也许一个3岁的孩子将脏兮兮的泰迪熊
三、仪式化行为是一种情感的联结
仪式化行为是指人们对一种行为赋予了某种象征性意义,遵循一定的规律或者程式的而一次或者多次重复的过程。仪式化行为可以是公众的行为满足公众需要的,比如升旗仪式,遗体告别。也可以是个人化的行为,满足的是个人的心理需要,比如某强迫症患者每次吃饭都要摸3下桌子,如果不摸就会感觉自己的家人会有不测。
认同后的仪式化的行为具有极强的心理暗示。一开始,这种行为可能并没有成为仪式化的行为。当行为者开始视这种仪式化是某种状态开始或者结束的象征,而这种仪式化可能有过让原本焦虑的情绪得到缓解的经历,这种行为的结果使之获取了某种满足感,而这种感觉在后来的不断重复当中被不断地强化。这些仪式化的行为一旦被行为者认同和实施后,他们将有意识的重复这种行为已获取心理满足感和焦虑下降后的平静与舒缓感。有位强迫症患者仪式化行为是会用手指在空中不断的画出一个三角形来,当手指停下来不画三角形的时候焦虑感马上就会直线上升,感觉非常不舒服。所以所有的仪式化行为都与人的情绪情感有着难以剥离的联结。
三、仪式化行为是一种价值观与认知表现
仪式化行为背后都有一个与仪式化行为相关的认知。仪式化行为是一种文化一种认知理念。佛教徒佩戴佛珠为标志饰物,双手合十反复念诵经文为仪式化行为。其认知为“普度众生,放下执着”;强迫症的患者则以反复洗手作为仪式化行为的认知就是“我的手感觉很脏,不洗干净会很难受,只有多洗几次才能洗干净。” 这种认知是使得反复洗手的仪式化行为的认知基础。这种认知是仪式化行为者所认同的,他们深信自己的行为能够避免他们可能产生的“祸害”的假设。蒙古地区的“敖包”有很多的人沿着顺时针的方向行走一定的圈数,西藏朝圣的路上不断有人五体匍匐在地的方式反复的朝拜代替行走,是因为他们相信这样的行为是一种真诚,这种真诚能给他们带来好运。他们仪式化的行为体现了一种核心价值观并对这种理念和认知深信不疑。
四、标志饰物和仪式化行为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任何一个行为的建立都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当一个标志饰物起到让佩戴者心神愉悦的感觉的时候,那么这个标志饰物就已经和身体产生联结,大脑也将建立认同后的生物性反应。这种愉悦感可以是饰物本身的舒适感也可以是被饰物带来的心理上一直渴求的被关注感和满足感;这样,标志饰物的象征性将不断的对佩戴者起到心理的增强性暗示作用。在认知上佩戴者将会接受和喜欢这种饰物。这就是流行与漂亮首饰受到人们普遍喜欢的原理。
同样,要建立一个仪式化的行为与标志饰物的联结就必须建立对行为的仪式化的愉悦感和满足感。人的行为习惯的本质是人的认知接纳和生物性改变是同时的。
建立一个习惯的本身是建立一个生物的改变。人的骨骼肌肉、人的行为的感知觉的生物性反应,大脑相应部分的神经性链接与形成都在行为完成的同时一并完成。认知作用也在标志饰物和行为重复当中不断地被强化。当经过一定时间的行为的不断叠加和反复,一定时间的标志饰物的象征意义的暗示与强化。标志饰物与仪式化行为就可能成为一个人的新的行为模式。这个时间可能是21天,美国史上最著名的心灵导师之一威尔鲍温,发起了一项"不抱怨"运动,他就是将标志饰物“紫手环”与仪式化行为“抱怨的时候将紫手环换到另一手上”应用到心理治疗上的。他的时间就是21天可以形成一个新的行为习惯。也可能3个月半年甚至更长。资料显示,标志饰物“紫手环”与仪式化行为平均成功的时间是4-8个月;
由此可见,人为建立一个新的标志饰物和仪式化行为是一个持久的学习的过程。
五、标志饰物和仪式化行为的改变过程是困难而持久的
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标志饰物和仪式化行为都可能会在潜移默化中成为一种习惯。可能是一种早起,可能是读书也可能饭后抽支烟或者是散散步。习惯一旦形成,改变往往是困难而持久的。
试图让已经有着标志饰物和仪式化行为的人改变是极为困难的。
因为他们不但要去掉标志性的饰物和去除已经多年积累的习惯化了的仪式化行为,更要面对摧毁自己长久以来信任和维护的核心理念与价值体系和生物性的感知觉记忆。这也就是为什么同性恋者难以改变的原因。
改变的困难,最根本的是多年的模式化行为可能将导致身体骨骼肌肉等器官,甚至大脑组织在不断地反复的学习中已经形成了生物性的改变,其大脑组织也可能就此形成了不可逆的变化;现代科学实证研究表明,神经性厌食症患者的小脑部分组织已经有了明显的萎缩形成空洞。他们反复的节食拒绝进食的行为已经让身体产生不可逆的生物性变化。
如要改变已经形成多年的仪式化行为,犹如让一个学会游泳的人要让他变得不会游泳一样那是很难的事情;
心理治疗本身就是改变患者的不但依存于内心的核心理念与价值观,更有是已经发生了生物性改变的大脑、肌肉或者骨骼的变化;人格障碍的治疗往往要与-5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就是基于这个原因。
强迫症的治疗的难点就是基于仪式化的行为和对于仪式化的认知可能已经发生了生物性的改变,大脑组织可能已经发生物质化的瘢痕。日前一位强迫症患者向我展示了他头顶的三处颅脑手术的疤痕就是治疗他强迫症的结果。
林林总总,无意识引导着生命在生存中寻找着自我生存的法则,修葺并拓宽着这条法则的通道。而意识则让生命不断地修正着自有观念与行为以满足这种选择。无论你意识到与否,你都将在充满着标志饰物的世界里用自己的仪式化行为,以不同于他人的方式工作和生活。因为,你就是你,不是别人。
 
联系电话:0769-27227011
------分隔线----------------------------

东莞市博远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机构地址:东莞市南城鸿福路100号尚书银座A座1503室
预约电话:0769-27227011 13825717513 在线QQ:463289535
本站优化关键词:东莞心理咨询 官方网址:www.boyuancn.com
Copyright © 2002-2021 东莞市博远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专业从事抑郁症,心理治疗,心理咨询等心理健康教育咨询 未经许可,请勿复制本站内容!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6106510号 本站由 鹊起科技 建设、维护和推广